Politicians and Election, Vote in Freedom, Actively Participate in Democracy, Vote for Change, Online referendum
left right close

Liberal Party (Hong Kong)

> China > Parties > Liberal Party (Hong Kong)
Liberal Party (Hong Kong) is ready for your opinion, support and vote. Vote online NOW!
 
photo  自由黨

自由黨 - for

自由黨 - Zìyóu Dǎng | The Liberal Party is a liberal conservative political party in Hong Kong.
 NO! 自由党

自由黨 - against

按一下,如果你不支持他们。 Click, if you do not support the Liberal Party. Say why.

Online election results for "自由黨" in graph.

graph
Graph online : Liberal Party (Hong Kong)
Full functionality only if Javascript and Flash is enabled
中文简介: 自由黨(英文:Liberal Party),香港親建制派傾向工商界的政黨,黨員人數曾超過1000人,創立於1993年,前身為啟聯資源中心,創黨主席為前立法局議員李鵬飛。 2010年,自由黨飲食界的功能組別議員張宇人建議將香港最低工資水平訂為港幣20元以下,引起社會上不少人的強烈不滿。在大家樂克扣員工「飯鐘錢」爭議中,田北辰因與黨內功能組別議員持不同意見,宣佈退黨,及後轉投新民黨。 2011年3月27日,自由黨宣佈更換使用了9年的黨徽,改以藍綠色為主色、以「自由」的「自」為造形、以兩個圓環為構圖,表達出自由黨團結一致、生動靈活、持續性強 ...
for33against   我清楚地支持它。自由党是相当不错的政党。例如,因为它... (如果我想写为什么好,我写在这里), positive
for33against   我强烈反对。自由党是相当不错的选择。例如,因为它... (如果我想写为什么不好,我写在这里), negative
Current preference ratio
for 自由黨
[TOP 4]

> Liberal Party (Hong Kong) > News

立法會議員鍾國斌就「立法制訂標準工時」議案發言 (2015年6月4日)
立法會議員鍾國斌就「立法制訂標準工時」議案發言 (2015年6月4日)主席,勞工界議員協助勞工團體或“打工仔”爭取利益,是理所當然的事,但他們不應把僱主與僱員的關係描述得那麼不和諧。香港是否常出現僱主與僱員爭執的情況?最近國泰航空公司的勞資事件是個別例子,香港大部分公司都是中小型企業(“中小企”),只有數名至20名員工,甚麼問題都可以透過商談解決。所以,香港僱主與僱員的關係並沒有同事所說那麼惡劣或緊張。很多勞工界朋友發言時提到,最低工資背後的理念是家庭友善。家庭應該友善,但工時長令僱員沒法陪伴家人,也沒有時間學習和休息。難道只要給予他們“補水”便可解決問題?只要給予他們1.5倍時薪的“補水”,他們便會繼續工作。試問他們怎能夠休息、學習和陪伴家人?根據家庭友善的理論,我認為應訂立最
立法會議員張宇人就「立法制訂標準工時」議案發言 (2015年6月4日)
立法會議員張宇人就「立法制訂標準工時」議案發言 (2015年6月4日)主席,今年1月,有報道指標準工時委員會委託顧問公司所做的調查報告推算,接近73萬名僱員每周超時工作5小時,其中超過七成屬無償加班。有傳媒告訴我,消息指飲食業無償加班的情況最為嚴重。我好奇的是為何說“消息指”,原來整份報告還未公布,只是引述部分數據。對這個調查結果的準確性,我很有保留。我曾經要求當局提供整份調查報告及問卷內容,但當局卻說仍在整理,未能提供。首先,香港現時沒有規管工時,很多公司在僱傭合約都沒有寫明工作時間,這又如何界定工作超時呢?其實,飲食業的做法已比較好,大都有輪更表,即使未必在僱傭合約寫出來。反而,很多文職的僱傭合約未必有寫明,其他行業也沒有寫明,但飲食業多數有輪更表。進行調查時,問受訪者在
立法會議員易志明就「取消在社會福利界推行的整筆撥款津助制度及競爭性服務投標制度」議案發言 (2015年6月4日)
立法會議員易志明就「取消在社會福利界推行的整筆撥款津助制度及競爭性服務投標制度」議案發言 (2015年6月4日)代理主席,整筆撥款津助制度是政府在社會福利政策方面的重大變革。政府過往以實報實銷的方式津助非政府機構提供不同的社福服務,為了確保資源用得其所,政府對機構的人手編制、員工薪酬、個別項目的資源投放等各方面都有嚴格規限。社會福利署(“社署”)被迫花費大量的人力物力於監察、審核事宜上,非政府機構亦疲於奔命地申報。這些繁瑣的行政程序嚴重拖慢了社福機構回應社會對服務需求轉變的速度,同時亦沒有提供足夠誘因鼓勵機構善用資源,提高成本效益。香港社會不斷變遷,社會對福利服務的需求也在不斷轉變,舊有的津助制度繁瑣、死板,變革是無可避免的。有鑒於此,政府在諮詢業界和相關持份者後,於2001年
立法會議員易志明就「立法制訂標準工時」議案發言 (2015年6月4日)
立法會議員易志明就「立法制訂標準工時」議案發言 (2015年6月4日)主席,過去3年,特區政府因應工時增加影響員工健康及家庭生活,曾經進行有關制訂標準工時政策的研究,但社會各界至今仍未就上述議題達成任何共識,可見制訂標準工時是一件非常複雜的事,而它帶來的影響亦將相當深遠。近年來,香港的營商環境日益困難,經營成本不斷增加。自最低工資在2011年5月實施以後,它所帶來的漣漪效應,使整體工資成本飆升,為中小企帶來衝擊,大傷元氣。目前的經濟前景又不明朗,如果再立法制訂標準工時,這對中小企而言必然是百上加斤。再者,事事立法會為企業營運帶來不少掣肘,亦會窒礙企業在港營商的意欲,不利香港整體的經濟發展。事實上,實施最低工資除了令僱員的薪酬上調之外,勞工市場亦經歷了“大洗牌”,一些缺乏競爭力的



 
董耀中 profile, 劉志宏議員 wiki, 鍾國斌 political party, 自由党 and more...
load menu